我辗转三大洲的回国路:不吃不喝47小时,落地北京才安心


眼看日本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越来越多,美浓轮泰史认为,日本应对疫情的决心不够,缺乏风险意识和危机管理能力,总是等出现问题以后才想办法补救,殊不知为时已晚。在抗击疫情方面显然中国更为主动,早预测、早决断、早准备、早行动,全国拧成一股力量,这是日本难以做到的。现在日本的疫情愈发严峻,日本政府必须尽快出台强有力的措施。【环球网报道】“新冠病毒疫情暴发之前,美国削减疾控中心在华人员”,路透社26日以此为题发布一则独家报道称,在过去两年时间内,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华办公室职员从47人削减至14人,超过2/3的在华人员被“砍掉”。

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酒店练习中文台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华裔专家朱保平(Bao-Ping Zhu,音译)2007年至2011年间也担任过这一职务。对于琳达·奎克被调离中国,朱保平说:“看到这一幕令人心碎。如果当时有人在场,全世界公共卫生官员和政府可能会行动得更快。”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官网显示,目前该机构在华人员共14人,其中3名美国派驻人员,11名为(中国)当地雇员。

居委会登记了美浓轮家的门牌号、联系方式,把他拉进小区的微信管理群。通知他必须接受为期14日的居家隔离,期间不许外出。需要购物、点外卖可以网上下单,居委会会派人送到他家门口,垃圾只需放在门口就有专人帮助清理。美浓轮泰史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在空中就感受到了中国防控措施的严格,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他“出乎意料”。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根据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境外进京人员管控措施的通告》新规,符合居家观察条件的人员应在入境前向居住地社区提出申请,入境前未申请居家观察或申请暂未得到评估同意的,先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美浓轮泰史入境前并未申请居家观察,因此其于20日被转送至指定酒店,接受为期14日的集中隔离。这样一来,他的隔离期被延长至24天,预计4月2日“解禁”。美浓轮泰史现正在通州某酒店接受集中隔离,这里住的几乎都是近期从国外来的返京人员。

然而,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隔离期间不要外出”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他万万没想到“14日居家隔离”意味着“不能踏出家门半步”。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隔离的第二天,美浓轮戴好口罩,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他还是“被发现了”。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要求“务必遵守纪律”。

次日一早,小区居委会打来电话询问美浓轮泰史的身体状况,要求他每天早晚两次测量体温,在“京心相助”小程序里做好记录,确认是否出现咳嗽、发烧等症状。同时,居委会再次叮嘱他隔离期间“不要外出”。这一天,美浓轮一共接到15通居委会来电。

“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3月10日下午,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起飞后不久,佩戴口罩、手套、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赴京目的、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到达机场后,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几经周折,终于被允许入境。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日本演员美浓轮泰史活跃于中日两国之间,为更新工作签证他于近期返京,正在接受隔离。26日,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感叹“中国防控措施之严格”“民间执行力量之强大”,坦言“日本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决心不够,现在的中国可比日本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