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的医护夫妻
来源: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的医护夫妻发稿时间:2020-03-30 19:52:45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

许多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美国人,因此“松了一口气”。

此后,他一直在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体系内工作,他还不惜拒绝了很多诱人的邀约。

福奇并不只是个沉湎于书斋、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学家,更是个关注社会、积极在本专业领域影响公共政策以应对疫情冲击的人。

3月11日,正当特朗普仍执著于宣扬新冠肺炎疫情“容易对付”,洋洋自得于“美国政府应对得当”时,福奇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毫不客气地揭开美国核酸测试基数过小的“命门”,称之为“一个失败”。

极右翼的泼污和特朗普的摇摆

美军确认首例现役人员新冠病毒死亡案例。(图源:法新社)

美联社30日的报道称,在确定奥运会推迟后,东京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的急剧上升以及政府随后立即采取的一系列强硬措施引发了人们的质疑:日本此前是否淡化了疫情的严重程度、推迟了执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执行,同时寄希望于奥运会能如期举办。

对于在宣布奥运会推迟的数小时后东京都新冠肺炎感染者数量激增的事实,3月25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推特上表示了怀疑,称日本政府将奥运会列为优先事项,为了奥运会的顺利开幕而少报了感染者人数。据日本媒体《每日体育》30日的报道,鸠山的推特下面约有1700条评论,其中不乏批评之声,有评论要求他拿出日本政府少报患者数量的证据。

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