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方舱医院”投用 内部曝光
来源:伊朗“方舱医院”投用 内部曝光发稿时间:2020-04-02 13:15:02


报道还称,参与抗疫的美国顶级科学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告诉国会议员,未能及早进行检测,是政府应对这场致命的全球流行病的“失败”。“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更大范围内动员起来(检测)?”他后来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说道。

斯蒂芬·冯·达塞尔,图源:德国《图片报》

流浪者一人一“车位”,直接睡在停车场

可就在避难所开放第一晚,当地官员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拉斯维加斯的公关总监大卫·里格曼(David Riggleman)告诉CNN,地毯睡垫可能弊大于利,因为难以清洁和消毒。至于为什么有图片显示流浪者直接睡在地上,他解释道:“我们决定更换一种容易清洁的地垫,但并未找到。”

当天晚些时候,达塞尔还在柏林政府网站发公开信,再次就自己“故意感染病毒”言论的作出解释:感染病毒并不是“自愿的”,而是“不可避免的”。他写道,在女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自己必须居家隔离14天。“因为我们没有其他住处,而她已经感染,而且我可能已被感染了,也不可以去酒店或者搬去朋友家,所以一起隔离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然而文章称,根据对50多名美国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政府官员、高级科学家和公司高管的采访,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一切照旧的官僚作风,以及多层次的领导不力,美国政府并没有对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人进行大规模检测。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3月31日报道,照片中的场景正是美国“赌场”拉斯维加斯一处停车场,当地官员解释称这实属“无奈之举”,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为此,拉斯维加斯地方政府官员决定搭建临时避难所。相关部门把一个停车场划出长约6英尺(约1.8288米)的空格,以遵守联邦政府关于“社交距离”规定。

“将露宿街头定为刑事犯罪之后,拉斯维加斯现在正在把人们塞进混凝土的格子里,以让他们消失。与此同时,拉斯维加斯现在有15万间酒店房间闲置。为何不把他们安置在那里?并资助永久住房!”

但几位与会者回忆说,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成员通常只花5到10分钟讨论检测问题,而且通常是在有争议的会议结束时。当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负责人还向其他人保证,他们已经开发出一种检测模式,第一步将迅速推广。